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明士第九百五十一章 交谈

“烤面包?”罗信诧异地看着对面的王锡爵,心中暗道,他不会真是就是为了来吃烤面包吧?

“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在城门外送浩德兄他们的时候,你送给他们面包,我偷偷问了浩德兄,浩德兄告诉我的。”

“想吃面包没有问题,今日刚刚烤的,大庆!”罗信向着门外喊道。

“侯爷!”鲁大庆出现在门口。

“去拿面包。”

“是,侯爷。”

一刻钟后,王锡爵大口吃着面包,连呼好吃,罗信也不言语,只是含笑喝茶。王锡爵吃了半个面包,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这才望向了罗信道:

“不器,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一个势利小人?”

罗信神色一怔,随后恢复了平静道:“王兄,何出此言?”

王锡爵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道:“当初我虽然没有退出复兴社,也没有说出和不器你断交。但是,我几年我却是完全游离于复兴社之外,更是和不器你再也没有了往日的亲近。”

罗信沉默了片刻道:“人各有志!”

“你不怪我?”

“为什么要怪你?你又没有害过我,也没有做出危害大明百姓的事情。”说到这里,罗信洒然一笑道:

“如果你做了对我不利的事情,那我们就是私仇,我会和你断交,却不会让你离开复兴社。如果你做了有害大明的事情,我会把你赶出复兴社。而你并没有做,我为什么要怪你?”

王锡爵直直地盯着罗信的双眸,但是罗信的眼中却是一片清澈,一片真诚。他有些感动地轻声道:

“不器,你能说说对高阁老的印象吗?”

罗信心中就是一跳,恐怕王锡爵这次来,还是带着高拱的使命,想要探查一下自己对高拱真正的想法。自己和徐阶这次争斗,让高拱对自己忌惮了啊!心中叹息了一声,脸上却是浮现出淡淡地笑容道:

“何必背后论人呢!”

王锡爵沉默了片刻道:“不器,你以后和高阁老,不会也像和徐阁老一样的吧?”

罗信沉默了,良久之后,望着王锡爵道:“为什么?是高阁老让你来的?”

“不是!”王锡爵立刻否认道:“是我自己来的。”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想当初,我和徐时行都与你交好,后来徐时行跟了徐阁老,我跟了高阁老。而那个时候,不器你正处于麻烦之中。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徐时行怎么想,但是我却是在庆幸我离开了你,跟对了高阁老。

但是……

如今看到你和徐阁老的争斗,看到徐阁老落在下风,我不知道你将来会不会和高阁老……”

罗信摇了摇头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

“假话呢!”罗信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道:“那就是在徐阶倒台之后,大明所有官员一定会紧密地团结在高阁老的周围,在高阁老的带领下,将大明带向繁荣富强,让大明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

罗信里嗦地说个不停,王锡爵听得嘴角一个劲儿的抽搐,趁着罗信说得渴了,端起茶杯喝茶的时候,王锡爵连忙拱手道:

“不器不愧是状元之才!”

“那是!我对高阁老的敬仰那是如滔滔江河水,连绵不绝……”

“停停停!”王锡爵连忙喊停,然后认真地望着罗信道:“那真话呢?”

“真话啊!”

罗信的神色严肃了起来,他感觉自己也应该向高拱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让他对自己有着一些了解,省得将来彼此因为不够了解,而产生相碰。有了一定的了解,大家在决定某件事之前,都会先考虑一下对方,避免无谓的碰撞。

“王兄啊,实际上,在朝堂之上,没有一个人是容易的。我们这些读书人应该大体分成三种。一种是想要当官,享受荣华富贵的。第二种应该是像历史上魏征的那种,不在乎自己的衣食住行,只在乎天下百姓,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终身的人。这最后一种,应该是既想要享受,又想要实现自己理想的人。你觉得高阁老是那种人?”

王锡爵陷入了沉思,既然他来想要和罗信坦诚一谈,那么他自己就必须坦诚地回答罗信的问题。否则以罗信的智慧,根本就不会从罗信这里得到答案。

“我觉得……高阁老有些偏向第二种。”

“偏向第二种?”罗信淡淡地笑道:“既然是偏向第二种,那也就有偏向另一种,不知道是?”

王锡爵的脸色便有些尴尬道:“第三种。”

“我也是第三种!”罗信凝声道:“这没有什么丢人的。但是在这第三种中,也分成了两类。王兄知道是哪两类吗?”

王锡爵摇头。

“一类是当遇到理想和享受在某个时刻,必须放弃一个的时候,一类人会放弃享受,而选择理想,哪怕为此失去了性命,也在所不惜。而另一类正好相反,如果理想和享受相冲的时候,他会放弃理想,而选择享受。但是这种人也不好受,以后他会活在失去理想的痛苦之中。而我是为了理想可以放弃享受的人。”

看着王锡爵有些茫然的表情,罗信轻声道:“我不知道高阁老是那种人,只要是为了大明,我都会支持高阁老。”

“可是,人与人的理想是不同的。”王锡爵轻声道。

“你就求同存异吧。”罗信淡淡地说道。

王锡爵今日还真不是被高拱派来的,他是看到了罗信举荐徐时行,而且后来罗信和徐时行似乎真的有和好的倾向。他来这里,只是想要旁敲侧击,想要更加了解罗信。他在罗信和徐阶的争斗中,已经看到了罗信崛起的希望。他不想和罗信在将来交恶。通过罗信的这一番话,他明白罗信是一个外圆内方的人,有着自己的棱角和底线。但是他更知道高拱的棱角更为锋利。

他有一种预感,罗信和高拱将来必定有一战。脸上不由泛起复杂之色。

“王兄!”罗信脸上现出真诚之色道:“凭本心做事,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只要做到心中无愧,便得大自在。”

*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