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明士第九百三十章 相争

一个时辰后,罗信将徐时行送到了大门口,望着徐时行离去的背影,嘴角慢慢地浮现出一丝微笑。

“大庆,书局都做好准备了吗?”

“是,侯爷!”鲁大庆站在罗信身后轻声道:“印刷作坊已经存了大量的书籍,而且我们是铅字印刷,成本极低。不怕他们降价。”

“很好!派人盯着京城的其它书局,只要他们降价,我们就降得比他们还低。我看他们能够和我抗多久?”

第二日。

罗信没有去詹事府,而是坐在后花园池塘边的躺椅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钓鱼。一阵脚步声传来。

“侯爷,京城的十六家书局都降价了。”鲁大庆气喘吁吁。

“几折啊?”罗信淡淡地说道。

“九折!”

“才九折啊!”罗信不屑地撇了撇嘴道:“通知聚贤书局了?”

“通知了,我们现在打八折。”

“再探!”罗信闭上了眼睛。

“得令!”鲁大庆兴冲冲地跑了。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走到了身边,坐在了旁边的躺椅上,一会儿,便有一颗湿润的东西碰在了罗信的嘴唇,耳边响起了陆如黛轻柔的声音:

“将军,吃葡萄。”

罗信睁开眼,便看到陆如黛正巧笑嫣然地望着他,两根白皙的手指捏着一颗剥去皮的晶莹葡萄。罗信便张开嘴,将葡萄吞下,舌头还在陆如黛的手指上舔了一下。陆如黛脸色便是一红,轻轻捶打了他一下。

罗信伸手将陆如黛的手抓住,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轻声道:

“儿子呢?”

“睡了!”

“嗯!”

两个人便都不再说话,享受着宁静。半响,陆如黛轻声道:

“你和徐阶又掐起来了?”

“呵呵……”罗信便觉得好笑,陆如黛倒是和他学了很多后世的词汇。

“这次能够掐过他吗?”

“中间隔着那些书局,也不算是我和他直接掐,只能够算是我和他下面的人掐。”

“那……能够掐过他吗?”

“要是他破釜沉舟,把他家在东南的产业都豁出去,我还真是掐不过他。不过,以他那个贪财的性子,他绝对不会这么做。他坑的都是别人,甚至是他的朋友,老师,恩人,却绝对不会坑自己。所以,他掐不过我。”

“你不会用我们家的家产和他掐吧?”陆如黛担心地抬起头。

“这么会?”罗信含笑道:“京城那些书局用的都是木字雕版,再加上油墨的成本,他们如果打五折,便已经开始赔本了。因为他们还有着房租和伙计的工钱。而我们是铅字印刷,所以我们的成本可以打到三折。那些书局又不是傻子,他们不会干赔本的买卖。除非徐阶出钱。”

“他真的不会出钱吗?”

罗信认真地想了想道:“还真不好说,毕竟这次他如果整不倒聚贤书局,詹事府那帮子人便会死心塌地地跟着我,他的计划就完全失败了。

一次计划失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以后很难再找到这样的机会了。所以说,他说不定真会出钱,这就要看他出多少钱,能够坚持多久了,呵呵……”

“腾腾腾……”

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两个人对这个脚步声十分熟悉,不用看就知道是鲁大庆,陆如黛便从罗信的怀里站了起来,坐到了另一张躺椅上。

鲁大庆的身形冲进了月亮门,一边跑一边喊道:“侯爷,侯爷,京城书局又降价了,他们打七折了。我们已经开始打六折了。”

罗信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道:“再探。”

“得令!”鲁大庆反身就跑。

“噗嗤……”陆如黛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两个玩得真有意思。”

“呵呵……”

裕王府。

“你们是说,京城那些书局之所以和罗师的聚贤书局争起来,是徐师在背后推手?”

坐在下首的殷士儋和陈以勤点头道:“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张居正昨日召集京城各大书局在太白楼商议的就是此事。”

“这……”裕王皱起了眉头道:“罗师已经举荐徐时行,向徐师示好了,这徐师怎么还没玩没了了?

再说了……

这是生意上是事情,又不是官场,徐师有必要这样针对罗师吗?”

“这可不是生意上的事情。”陈以勤道:“这里面有着很深层次的意思。”

“什么意思?”

“如今罗信不是在詹事府吗?”

“是啊!”

“殿下您也知道,如今陛下没有立太子。”

说到这里,陈以勤看了一眼裕王,裕王的脸色便不好看。陈以勤继续说道:

“因为没有太子,所以詹事府就是一个摆设,是一个最闲置的地方。指望着俸禄根本就活不下去。所以詹事府的官员都在外面大大小小地找些事情做,填补家用。以前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所以也没有人说什么。但是,自从罗信成为詹事府左庶子之后,事情就便了。徐阁老让吏部天天去詹事府查岗三次,抓到便罚俸禄。逼得詹事府的官员不得不放弃外面的事情。但是,如此一来,日子又过不下去。徐阁老打得主意便是让那些官员过不下去,然后群起反对罗信,将罗信的名声搞臭。”

“徐师……他……怎么会这样?”

“罗信自然不甘坐以待毙,便开了四个书局,这四个书局都有詹事府那些官员的股份,那些官员把家底都掏了出来。如果聚贤书局被挤垮了,那些官员真得上吊了。当然,他们可以不上吊,去罗信府上闹,那罗信的名声可就真臭大街了。”

说到这里,陈以勤和殷士儋的脸上都露出了看热闹的神色,他们两个对徐阶和罗信都没有好印象,巴不得看热闹。

“怎么能这样?徐师怎么能这样?罗师都举荐徐时行了,都向他示好了,他怎么还能这样?”

陈以勤和殷士儋都皱起了眉头,说实话,他们两个都没有看出来罗信为什么要举荐徐时行,但是他们两个却确定,这绝对不是罗信向徐阶示好,罗信也绝对不可能向徐阶示好。

“不行,孤要找徐师。”裕王站了起来。

*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