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明士第五百零九章 面圣

求订阅!

多次上过战场的人立刻就敏锐地感觉到那两个青年不简单,绝对是高手。而就在罗信微微一怔的时候,那两个青年便各自上前一步,想要把罗信包夹在里面。

见过大风大浪的罗信,如何肯让他们包夹,立刻后退了一步。那两个青年目光一厉,刚想要再踏前一步,却见到那老年摆摆手,便止住了脚步。罗信警惕地望向了那个老年。那个老年颤巍巍地走到了罗信的跟前,压低着声音说道:

“咱家是黄锦!”

罗信心中就是一跳。

不是裕王的人,是圣上的人!

罗信摆摆手,让陆元后退,然后朝着黄锦施礼,压低着声音道:

“学生见过黄公公,黄公公您这是?”

“陛下要见你,随我来。”

话落,黄锦便已经抬步向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行去。罗信神色犹豫了一下,最终举步跟着黄锦走去。

“侯爷!”陆元见到罗信一声不吭地就走了,不由急着喊道。

罗信顿住了脚步回头道:“陆元,回去告诉他们,我去见……一个长辈,去去就回。”

黄锦听到罗信的话,脸上现出满意之色,钻进了车厢向着罗信招手。罗信便也钻进了车厢,那两个青年便坐在前辕上,赶着马车顺着街道走去。

坐在车厢里,拉着窗帘,罗信完全看不到外面。见到黄锦不语,他也不好开口,便默然坐在那里。但是他的心里却在电转,嘉靖帝见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知道嘉靖帝是一定会见自己一面的,就凭着自己的战功赫赫。也早就应该见自己了。反倒是等到了现在令罗信感到嘉靖帝的深沉。

心中将自己的过往详细地想了一遍,针对嘉靖帝可能提的问题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实际上因为罗信早就预料到嘉靖帝会见他,早就在腹中打好了草稿,此时不过再温习一遍。

马车终于停下来,罗信随着黄锦下来,目光四下扫视。前世他也是来过这里无数次。对这里十分熟悉。见到黄锦带着他走的方向,便知道是御书房的方向。默默地跟着黄锦来到了御书房,黄锦低声道:

“罗候在这里候着。”

“有劳公公。”

黄锦的身形消失的门内,罗信将目光四下扫去,便见到这里竟然没有一个锦衣卫,那走廊大红灯笼下面站的都是一个个道士,心中不由鄙视道:

“还真把自己当成道士了。如果把自己当成道士,你倒是去深山里修炼去啊,占着皇宫算是什么事儿?”

那些道士见到罗信明目张胆地四处打量。一点儿不像是其他人来到这里战战兢兢的模样,不由一个个恶狠狠地瞪向了罗信。罗信也不欲得罪他们,便收回了目光。

“宣罗信觐见!”御书房内传来了黄锦的声音。

罗信心中叹息了一声,进去就要磕头啊!举步向着御书房内走去。

一进入到御书房,罗信并没有向其他人那样低着头,而是目光向着四下一扫,瞬间目光便落在了嘉靖帝的身上。

“嘶……”

罗信心中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完全是一个老人。脸色苍白,而且有着不正常的斑点。他知道这是嘉靖帝中了丹毒,身上散发着一种气味,一种暮气沉沉的气味。而此时嘉靖帝也正好饶有兴趣地向着罗信望了过来,两个人视线就在空中一碰。罗信便垂下了眼帘,拜倒在地道:

“微臣拜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赐座。”上方传来苍老的声音。

“谢陛下!”

罗信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小太监搬过来的锦墩,神色却有些犹豫。嘉靖帝便笑道:

“坐吧,你为朕扫清边关。当得此座。”

罗信心中犹豫了一下,随后便坐了下去,既然自己在裕王面前已经表现出刚烈的姿态,那就不要变了,一个善变的人,是不会得到尊重的。

更何况……

他的心中突然想起了唐朝的程咬金,程咬金不仅刚烈,而且混不吝,正是那种混不吝的性格让他历经三朝不倒。所以,罗信干脆就大咧咧地坐了下去,而且神色之间也是一副大咧咧的模样。

这如果是嘉靖帝年轻的时候,以他的心胸就算不把罗信给拉出去打一顿,也会把罗信赶出去。但是如今年龄大了,特别是大礼仪之后,群臣见到他都是战战兢兢的模样,就算是严嵩和徐阶也都小心翼翼,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大大咧咧的臣子,心中便觉有趣,望着罗信凝声道:

“你不怕朕?”

罗信的脸上露出了楞然的模样道:“为什么要怕?”

嘉靖被罗信的反问弄得也是脸上神色一愣道:“为什么不怕?”

“我在家也不怕我老爹……哦,我父亲!”

嘉靖帝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你父亲就不揍你?”

“揍啊!”罗信抓了抓脑袋:“不过我知道我父亲是为我好,而且我也抗揍。”

“噗哈哈哈……”

嘉靖帝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多少年了,他从来没有笑得这么痛快过。只是和罗信交谈了几句,对罗信的那几分戒备就烟消云散。罗信装出一副不知道嘉靖帝为什么发笑的模样,懵懵懂懂。

看着罗信那懵懵懂懂的模样,嘉靖帝不由又笑了起来,心中暗道:

“究竟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

想到这里,望向罗信的目光就变得慈祥:“不器,你的性子还是像一个武将多过一个大儒。”

站在阴影中的黄锦心中就是一跳,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嘉靖帝如此平和的声音了,再偷偷向着嘉靖帝望去,见到嘉靖帝脸上的慈祥之色,脑海中闪过只有在嘉靖帝面对已经死去的皇长子的时候才出现过的神色。

“陛下这是视罗信为侄子啊!不过……”

黄锦心中一凛,他知道嘉靖帝就是一个天性凉薄之人,现下待罗信如同侄子,也许过几天就待罗信如仇寇。

还是不要和罗信太过亲近,看看再说。

罗信却是神色一正道:“陛下的观点,微臣不敢苟同。”

求月票!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