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明士第二百五十一章 挤

求订阅!

“为什么?”虽然徐先生也认定今年会发生战事,但是见到罗信回答的如此肯定,还是忍不住问道。

罗信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不言不语地望着他。渐渐地徐先生的脸红了起来,一旁的白总兵苦笑道:

“这还用问吗?阿拉坦汗那次攻打大明不是大大方方的?提前放出风声?他根本就看不起我们。”

“计将安出?”徐先生目光紧紧地盯着罗信。

罗信自然是知道这次阿拉坦汗出征拉开了蒙古兵败的序幕,而导致这一篇章的主角就是马芳。而且马芳也正是凭借着这一场战役站到了大明武将的巅峰。于是,他也认真地望着徐先生道:

“徐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请为我带给马大人一句话。”

“你说。”徐先生的神色也同样认真。

“此次蒙古和大明的战争胜负全看马大人一人,若马大人心中有了决定,无需犹豫。”

“只是这些?”

“就这些。”

罗信离开了纯阳宫,却没有回阳林县,而是去了周玉家里。他今天很高兴,虽然没有结识马芳,却是结识了马芳的幕僚徐先生,而且得到了他的认同。此时距离四月科考已经临近,罗信便决定不会阳林县了,就留在周府,因为府试就在晋阳府。

四月。

天还未亮,罗信便起床。在书童鲁大庆的服侍下穿上了衣服,匆匆吃了一些早点,然后便在周玉和张洵的相送下,乘坐着马车出门,向着考场驶去。

罗信在周玉的提醒下,出门很早。但即使是如此,走了没有五百米。各种车辆,轿子便渐渐地多了起来。还有更多的人是步行,道路渐渐地拥堵了起来。

罗信的马车速度降了下来,渐渐地许久都前行不了一米,整条大街上都是各种车,轿和人。

“好多人啊!”罗信望着壮观的人潮不由感叹道。

张洵便笑道:“晋阳下辖的所有县的考生都来晋阳参加府试,足足有好几千人,再加上送考生的人,人数过万,怎么可能不拥堵?我上次参见府试也是如此。”

周玉也摇头笑道:“信弟。别坐车了。这样坐下去就误了时间了,下车走吧。”

“是啊!”张洵也笑道:“我上次就是走过去的。”

就在这个时候,罗信看到已经有考生从车上,轿子上跳下来,一个个书生在前面,一个个书童在后面拎着篮子的,拎着书箱的,向着前面挤去。

罗信从车上站起来向着前方望去,那真是人山人海。入目尽是人头,不由感叹道:

“这哪里是走啊,这根本就是挤啊!”

“哈哈哈……”

周玉和张洵都笑了起来,罗信和鲁大庆从车上跳了下来。鲁大庆拎着书箱跟在了罗信的身后。罗信朝着周玉和张洵拱手道:

“浩德兄,子玉兄,你们回吧,跟着我挤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和大庆过去就行。”

周玉点点头。从车上拿起来一个包袱递给了罗信。罗信神色一愣道:

“浩德兄,考试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都在书箱里。”

周玉将手中的包袱往罗信怀里一塞道:“这里有着一双鞋。一个头巾和一件儒衫。这么多人往里挤,别说头巾和鞋很可能会被挤掉,就是外衣都很可能被扯破。”

“这么夸张?”罗信吃惊地问道。

“一点儿都不夸张!”一旁的张洵笑道:“你挤过一遍就知道了。”

罗信将包袱抱在了怀里,转头有些担心地看着鲁大庆道:“大庆,跟紧了我,别和我走散了。公子我考试的东西可都在你手上。”

鲁大庆将胸膛一挺道:“公子,您忘了我是习武之人,他们挤不过我。”

“好,我们走!”

罗信抱着包袱,鲁大庆拎着书箱朝着人流就挤了进去。只是没过多久,罗信便感觉自己成了馅饼,四周围都是人,你推我搡,乱成了一团。而且不时地周围还有着呼喊声。

有呼唤书童的,这是丢了书童的考生在喊。

有呼唤公子的,这是丢了考生的书童在喊。

好在罗信和鲁大庆两个人都是习武之人,最起码体力和力气没有问题,罗信不时地回头看一眼鲁大庆,确定鲁大庆紧跟在自己的身后。

“公子!”

罗信猛然听到身后传来了鲁大庆的呼唤声,急忙回头,便见到从他身后的左侧挤过来一个考生。实际上也不是他主动挤过来的,而是被他旁边的人群给挤过来的。但是他这一挤过来就横插在了罗信和鲁大庆两个人的中间。鲁大庆当时就急了,这一路上他可是看到不少这样的情况,别看只有一个人插在他们两个人中间,这只会是一个开始,如果不能够立刻重新和罗信靠在一起,便会不断地有人插进来,将他和罗信隔得越来越远,最后失散。

所以鲁大庆喊了一声之后,心情焦急之下便伸出了手隔着中间的那个考生一把抓住了罗信的儒衫。

“嘶啦……”

人潮涌动,罗信的儒衫便被鲁大庆扯破了一个大口子,而鲁大庆借着这个劲儿,一下子便将插在他们中间的那个考生挤到了一边,再次贴上了罗信。

但是,那个原本插在他们两个中间的书生被鲁大庆挤得朝着右前方一个踉跄,在经过罗信的时候,一脚把罗信的一只鞋踩掉了。还未等罗信低头看看自己的鞋在哪里,他便被人流挤着向着前方涌去。

“好在有大兄给准备的衣服和鞋子!”罗信抱紧了怀里的包袱,一边努力地向前挤着一边大声地对身后的鲁大庆吼道:

“大庆,抓住我的衣服,反正衣服已经破了,不要松手。”

“知道了,公子!”鲁大庆也朝着罗信大喊,同时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罗信的儒衫。

终于挤到了考场前。这个时候罗信才有时间看看自己,头巾还在,衣服破了,丢了一只鞋。心中不由感谢周玉,若不是周玉给自己做了准备,自己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求月票!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