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明士第1591章 展开

罗信半道上遇到了严纳,和严纳站在大树下聊了一会儿,罗信便离开了内阁,返回了罗府。

严纳望着罗信的背影,心中不由感叹,他不知道罗信是胸有成竹,还是心胸开阔,言语和神色之间,竟然没有半点儿因为胡宗宪案件而生出的愤怒,或是无奈,失落等情绪。似乎对于遭受到的算计,完全和他没有关系一般。

但是,罗信一系列雷厉风行的行动,又证明他知道又人在算计他,却有能够保持云淡风轻的心境。

当真好生了得!

严纳不由心中升起了一丝羡慕和感叹,低声呢喃道:“罗信,我不如你啊!”

严纳当初进入内阁,也想着成就一番事业,而当初徐阶和高拱被弹劾,确实给了他机会。但是结果却让他心灰意冷。徐阶是走了,内阁却又成了高拱的天下。

表面上看,不管是高党的话事人高拱,还是徐党的话事人张居正,或者是罗党的话事人罗信,对他都很客气,但是他心中却十分清楚,这些人都没有把他当做回事儿,甚至希望严纳就当个泥塑菩萨。

他不怪罗信,因为罗信在暂时掌握内阁的时候,对他还是非常器重和尊敬的,但是现在罗信自顾不暇,要说他在内阁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不是他作为内阁老大的短暂时间,而是罗信做内阁老大的那段时间。

“要是这次他们把罗信赶出内阁,我在内阁也就是一个招人嫌的人了,恐怕会很难看,不如归去种田吧。”

严纳突然就感觉到心灰意冷!

罗信回到了家里,将已经五岁的罗羽叫到了跟前问道:“羽儿,陛下和我说,让你去做太子的侍读,你看如何?”

“让我去陪太子读书?”罗羽道:“是不是要住在皇宫?”

“不用!我和陛下商议了一下,你每天上午去,中午就可回来。”

“那……我可不可以在皇宫偶尔玩玩?”

“行吧!”罗信点点头。

“那我去!”

“那明天我送你去一次,之后便让大全他们送你。”

“好!”

“去玩吧。”罗信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相公,真的要让羽儿去当侍读?”

“嗯!”罗信点头道:“小孩子需要朋友,羽儿总关在家里也不好。现在他和太子都小,等大一大,就送去国子监,那里会有更多的朋友。”

内阁。

高拱狠狠地一拍桌子喝道:“简直是丧心病狂。”

马芳大大咧咧地问道:“首辅,把我们叫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们应该也知道了,王廷相半路私自出京,审问胡宗宪的事情。但是你们不知道,王廷相竟然刑讯胡宗宪,罗信带着胡宗宪亲自入宫,胡宗宪的十个指甲都被活生生地拽去。”

马芳这个老军伍见惯了生死,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像严纳这样的老好人脸色却变了,正所谓十指连心,只要想一想,他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不由呼道:

“耸人听闻!真是耸人听闻!”

张居正脸色微微一变,然后道:“不可能吧?”

“啧……”马芳这个时候才砸吧了一下嘴巴道:“这怎么收场?”

高拱阴沉着脸道:“这件事大家拿个主意吧,也好禀明陛下。”

“审!”严纳一改老好人的姿态,怒吼道:“严审,严审到底。谁给王廷相的胆子,他敢私自出京,抗旨刑讯大臣?”

严纳是心中真的怕啊,他怕有朝一日,自己也是这般下场。虽然他没有什么仇敌,但是胡宗宪都告老还乡了,都被抓回来受刑,还有什么事儿会是意外的?

“不是不可以查。”张居正凝声道:“但是这样的案件,不能够交到锦衣卫的手中。不管如何,王廷相也是朝廷大臣。大家在为胡宗宪鸣不平的时候,可有想过王廷相?如果也受刑讯,这又如何分说?”

张居正站起来道:“所以,我建议将王廷相移交刑部。”

张居正将目光望向了高拱,认真地说道:“交给锦衣卫,很可能会得到片面的供词,会被片面之词蒙蔽陛下。刑部才会得到事实的真相。”

“好!”高拱略微思索了一下,刑部如今在自己的分管下,不管如何,都能够掌控事情不出意外,便点头道:

“就这么定了,将王廷相移送刑部大牢。”

罗府。

刘守有坐在罗信的对面,罗信为他斟上一杯茶道:“刘老哥今日这么有空?”

“罗大人,那个王廷相这么弄?什么时候开审?放心,有我在,你想要什么口供,那王廷相就有什么口供。”

罗信摆摆手道:“不能这样做,上次刑讯胡宗宪就是你们锦衣卫做的事情。”

“罗大人!”刘守有急了:“那是王廷相下的命令,我手下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百户,自然是得听命令。”

罗信摇摇头道:“你错了,锦衣卫只听陛下的命令。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先帝时期,那个白户已经死了,就是你什么结果,都不好说。”

刘守有脸色一变,遍体生寒,罗信继续说道:“所以,锦衣卫只听陛下的命令,最起码在表面上,要是如此。”

“我明白了。”刘守有汗津津地说道:“多谢!”

“所以,锦衣卫不能对王廷相刑讯,即便是刑讯,也要等陛下圣旨下来。否则那些太监在陛下面前谗言几句,你这锦衣卫指挥使也就当到头了。便是如今,你们锦衣卫刑讯胡宗宪的事情都是一个麻烦,不知道会不会被冯宝他们利用,最终致使东厂凌驾于锦衣卫。”

刘守有脸色又是一变,这正是他担心的。嘉靖帝时期,锦衣卫是凌家东厂之上,那是因为锦衣卫指挥使在嘉靖帝的玩伴陆柄,如今他刘守有算什么?

不错!

他是有从龙之功,但是冯宝是陪着隆庆帝一起走过来的,如今锦衣卫就已经压不住东厂了。

罗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而且这个案子也不会由锦衣卫来审理。”

*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