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明士第1422章 风起

“可是……很危险。”

“不危险!”罗信摇了摇头道:“只要殿下听我的,便不会有丝毫的危险。”

“罗师,你有办法?”裕王登时脸上就是一喜道:“对哦,你是罗师,你是大明军神,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到你?你一定有完全的办法,对不对?”

在这一刻,罗信在裕王的心中又无可替代了。原本这大半年来,张居正的努力,已经赢得了裕王的心,虽然张居正还没有完全替代罗信,但是在裕王的潜意识中,张居正基本上已经能够和罗信持平了。

这裕王原本就是一个没有主意,耳根子软的人。一旦罗信离开太久,又有一个人努力地贴近他,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十分有能力的人,裕王的改变也很正常,这也是罗信为什么要不惜手段,冒险也要返回京城的原因。

但是……

此刻的裕王,在他的性命遭受的危险的时候。又是罗信第一个知道了情况,而张居正呢?

根本不知道已经有人来暗杀他。

这一下子,在裕王的心中,罗信的砝码就加重了。

而且又是罗信告诉他,只要有他罗信在,裕王就是安全的。

这种解决问题的能力,让裕王无可救药地又完全依赖罗信了。甚至他此时觉得,只要有罗信在他的身边,他已经不需要任何人了。

“办法是有,但是要保密。谁也不能够说,一旦泄露出去,殿下就会危险了。”

“我不说,一定不说。”

裕王连连点头,虽然说裕王是一个耳根子软的人,但是涉及到自己的性命,他还是一个有坚持的人。

“其实很简单,殿下的府中有铁匠吧?”

“有!”裕王连忙点头。

“殿下的工坊在府中吧?”

“嗯!”

“走,让你的轿夫抬着轿子去工坊。”

“好!”

两个人联袂走出了大殿,不一会儿,几个轿夫便抬着轿子向着工坊走去。罗信的目光扫过那些轿夫,心中就是一松。这些轿夫罗信都非常了解,因为这些轿夫的画像罗信都看过,这些轿夫都被王翠翘调查过,而且控制住了,绝对不会有异心。

目光又扫过那些护卫,一个个对照自己记忆中的画像,心中又是一松,这些人也非常放心,而且这些人当中的四个,还是王翠翘的人。

来到了工坊,罗信先是将其他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了三个铁匠。凡是长久留在裕王府中的人,罗信都让王翠翘调查过,最起码在王翠翘的调查中,这三个铁匠也没有问题。罗信吩咐那些护卫在外面警戒,然后才对三个铁匠道:

“看到轿子了吗?”

“嗯!”三个铁匠连连点头。

“我要你们在这个轿子里面镶嵌一层铁板,连轿子顶也要,而且在前面还要有一个铁门,到时候殿下进去之后,可以关上,也就是说,要在这个轿子里面,再做一个铁屋子。而且不能够从外面看出来,没问题吧?”

“没问题。”

三个铁匠神色一松,这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精细的活,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

“需要多久时间?”罗信问道。

三个铁匠商议了一下,由一个老者道:“这个活浪费时间的地方就是锻造铁板,所以,我们最快也要在黎明之前,才能够完工。”

“好,黎明之前必须完工。只要我满意,每个人赏百两银子。大庆。”

“老爷!”

“回府,取三百两银子。”

“是!”

鲁大庆转身离去,那三个铁匠登时就红了眼,三百两银子啊。

“那……殿下,大人,我们开始?”

“开始吧!”

三个铁匠立刻忙乎了起来,罗信叫了两个侍卫进来,收拾出来一个房间,裕王和罗信暂时在那个房间内休息,而且裕王已经吩咐人将饭菜送到这里来。

“殿下,等将轿子改装之后,在府中收拾出来一个单独的院子,然后让这三个铁匠住进去,让心腹把手,不要让他们出来,也不要让他们接触任何人。等杀了翟东让,再恢复他们的自由。到时候,殿下和他们把事情说清楚,免得他们害怕。”

“嗯!”裕王点点头,然后又担心的说道:“罗师,加一层铁板,真的有用?”

“殿下,那一层铁板主要是应付突发情况。如果翟东让带着死士,直接向着殿下冲过来,咱们根本就不怕。那么多护卫,直接就将翟东让那些人杀了。我们防的是冷箭。有那一层铁板,便可护得殿下安全。别说的冷箭,就是强弩,也许也只是将铁板射透一点,不可能完全穿透。

嗯!

殿下如果真的担心,每次进入到轿子里面,你就躺下,这样更安全一些,必定万无一失。”

“好!”

裕王倒是答应的痛苦,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胆小。

第二天天明。

罗信在裕王府吃完了饭,这才离开了裕王府。回到府中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前往礼部上班。

到了礼部,没有听到裕王被刺杀的消息,便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也有着一丝丝焦急。这个翟东让究竟会躲到什么时候?

地下室。

这简直就是一个地下建筑,非常大,有着无数个房间。此时在这地下的建筑中,住进了一百零一个人。

翟东让带着他的一百死士。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老者走了进来,向着翟东让施礼道:

“先生,我们被盯上了。”

翟东让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有人知道我们进入到这里了?”

“这倒是没有!”那个老者摇头道:“但是从裕王府到西苑的途中,日夜有人监视屋顶,看来已经有人猜测到我们要暗杀裕王。我们想要在屋顶埋伏,已经不可能了。

还有,现在官府开始清查这条路上,临街房屋的房主。看来他们也害怕我们躲在房屋中,突然发起攻击。”

“呵呵……”翟东让轻蔑的一笑道:“他们推测出来又如何,开始清查又如何?这些临街的房屋我们都买下来十几年了,他们查不出来什么。既然屋顶埋伏不了,我们就在房间里埋伏。”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