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明士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结束

“不错!”陆庭芳叹息道:“官场是讲究圈子的,这个圈子各种各样,有大圈子,中圈子和小圈子。

但是最大的两个圈子,便是京官和地方官这两个圈子。

这两个圈子在官职还小的时候,是经常交汇的。京官可以外放地方为官。地方官也能够调到京城为京官。但是,随着官越做越大,京官和地方官就成了两个泾渭分明的圈子。

能够做到三品的地方官,也就告别了京官,永远只能够做地方官。即便是有一天调回京师,也没有入阁的可能。而京官一旦做到了三品,也不会再去地方。

说白了,内阁首辅就是京官选出来的,代表着京官的利益群体。必须被京官所信任,而这个信任从哪里来?从平常的相处得来的。一个外放的官员,都没有和京官相处的时间和机会,怎么会得到京官的支持?

所以,想要成为内阁首辅的人,官职小的时候,可以外放,那也是一种资历。但是,四品官以后,就必须回到京城,守在京城,守在皇帝的身边,守在京官的身边,要在京城熬,才能够熬出资历。”

“我明白了。”

罗信敬佩地望着陆庭芳,虽然陆庭芳官做的不高,但是却是一个老官油子,事情看得十分明白。

“争取将这次事情做好吧,否则就算你想要兼任翰林学士,也没有机会。”

“我明白。”

“能处理好吗?”

“应该没有问题。”

“准备什么时候走?”

“今天休息一晚,明日就走。”

“那快去休息吧,刚从东南回来,明日一早又要走。”

“那好,岳父大人,您和岳母就住在这里吧,我不在家,黛儿也孤单。”

“嗯,我心里有数。”陆庭芳站了起来,脸色露出不好意思之色,对坐在一旁的罗平说道:

“亲家,我一唠叨就没完。”

罗平急忙摆手道:“不器年龄小,正需要亲家的指点。”

陆庭芳便笑道:“你们父子聊,我去休息一会儿。”

陆庭芳离开之后,罗平站了起来道:“不器,我们去书房。”

“好。”

两个人离开了花厅,去了罗平的书房。鲁大庆和万大全站在了外面守卫。罗平父子二人相对而坐。罗平压低了声音问道:

“不器,如今局势如何?见到你堂兄了?”

“见到了。堂兄伪装成一个小兵,此时就在东南。如今堂兄已经占领了琉球,明年准备征伐日本。所以,堂兄那边也需要大明这边的物资。这次徐阶的两个儿子也算帮了我们一把。”

“呵呵……”罗平不由低声笑了起来:“你觉得这次到什么程度合适?”

“就一半吧。”罗信沉思了一下道:“交一半关税,然后大明的铁等金属物资,可以确定一个额度,每年在一定的额度内交易。而堂兄那边负责海域的安全,剿灭一切滋生的海盗。如此,陛下也有了面子,这算是两国之间的交易。”

“嗯,不错!”罗平点头道:“你这次又立功了,陛下会不会更加地忌惮你?”

“是啊!”罗信叹息了一声道:“所以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

“明白了,我会安排。”罗平点头道:“你去看看黛儿吧,然后就早点儿休息。”

“好!”

罗信离开了花厅,径直前往卧室,推开门,见到岳母也在里面,岳母见到罗信进来,笑着说了两句,便离开,给小两口倒出空间。

罗信上前将罗羽抱在了怀里,望着陆如黛道:“还好吧?”

“嗯!”陆如黛点点头道:“相公累瘦了。”

“还好!”罗信温和地说道:“我在外面在衙门有人服侍,出去坐轿,也没有什么辛苦。倒是家里辛苦你了。”

“我有什么辛苦!”陆如黛柔声道:“家里有婆婆,我爹娘也经常过来,就是时常担心你。”

罗信将罗羽举了起来,在儿子咯咯的笑声中说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相公这么本事。”

陆如黛崇拜地望着罗信道:“嗯,我相公就是本事。”

第二天清晨。

罗信和刘守有又启程了,匆匆地赶往东南。

罗信也非常着急促成这次谈判,因为罗胜那边已经消化了琉球,如今已经将目光瞄向了日本。而且台湾此时的技术已经很超前了,只是在原材料上十分缺少。想要制作更多的枪炮,便需要大量的铁矿,这只能够从大明进口。只要制作出更多的枪炮,拿下日本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而且罗胜告诉罗信,蒸汽机已经有眉目了,这是让罗信最为高兴的地方。

所以,在急迫的心情下,罗信和刘守有匆匆地返回了东南。

谈判的地点就是市舶司,参加的人员有罗胜那边的人,大明这边有罗信,刘守有,张居正和徐时行。

谈判的过程十分艰苦,当然这都是在罗信和罗胜的计划。每天都从日出谈到日落,在张居正等人的眼中,罗信充分发挥了谈判技巧,终于在历时七天的时间内,双方达成了协议。

华夏国缴纳半税,每年从大明交易两千公斤的铁,还有一些其它的金属。而海上的秩序便由华夏国负责。

就在双方达成协议的第二天,又一轮藩国商人来了。他们见到了罗信,得知一切恢复到罗信在东南是的秩序,这些藩国商人都非常高兴。罗信叮嘱了一番徐时行,便与第三天和刘守有一起返回京城。

回到了京城,两个人便马不停蹄地来到了玉熙。

玉熙内。

嘉靖帝正在观看着罗信,刘守有,胡宗宪,张居正和徐时行分别上奏的折子,这五份折子讲述的内容大同小异,从各自的角度阐述这次谈判的艰苦过程。

即便是张居正的折子写的内容也十分公正,因为张居正心中清楚,即便是他歪曲事实,也没有用。因为另外四个人的折子内容会大致一致,那样的话,反而把他显露出来。

不过,张居正还是按照徐阶的意思,写了一些罗信逼迫徐家的事情。

*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