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神话版三国第三千两百四十八章 真反派,话多不死

这一刻罗马核心军阵大乱,然而外围的罗马蛮军却毫无乱象,反倒按照拟真版本的阿尔比努斯的指挥在对汉室进行攻击。

终于中心阿尔比努斯和卡比处在的位置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指挥?指挥个鬼,阿尔比努斯,卡比加上佩林里乌斯三个人指挥着自己的麾下被由汉室操控的幻念战卒打的狼狈不堪。

皇甫嵩亲自下手接管了幻念战卒的指挥系,汉军五千多幻念战卒的本体在这种距离下也直接上线对面被覆盖的幻念战卒。

以至于阿尔比努斯率领着两个两个军团,和皇甫嵩率领的幻念战卒在贴脸厮杀,然而打不过……

没别的意思,就是打不过,虽说罗马的镀膜是假冒伪劣产品,但是镀膜附带的效果基本都有,在汉军的本体上线操控,又有皇甫嵩现场指挥之后,在这种乱象之中,阿尔比努斯彻底失去了指挥权。

“阿尔比努斯,如何?”皇甫嵩上线的阿尔比努斯拟真体调整了两下之后,直接开口对阿尔比努斯的方向招呼道。

这个时候阿尔比努斯面色铁青,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是罗马核心区的鹰旗军团和主力都已经发现自家的指挥系已然崩溃,阿尔比努斯的本体连一条指挥线都没有办法维持。

反倒是对面的汉军用着不知名的方式直接从指挥体系上接管了自家的蛮军,七万多蛮军铺开,大多数都只能看指挥,没有办法看清楚核心本阵,哪怕是核心本阵大乱,出现了动荡,只要指挥还在持续,作为有素养的正规军,都会遵循命令积蓄作战。

因为后方的指挥条令一直在维持,那就说明后方没有出现任何大问题,而后方没有出现大问题,他们就应该继续听从指挥。

“果然是老了,分三条主线进行指挥,预读一部分的战局居然有些脑子不太清晰了。”拟真的阿尔比努斯捂着嘴嚯嚯嚯大笑道,一边笑一边当着阿尔比努斯的面指挥自家的幻念战卒切割罗马鹰旗军团,一边调整指挥系给前方的七万蛮军下达靠谱有效的指挥。

更重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皇甫嵩居然还能分出一条主线来完成汉军这边的指挥体系。

“该死!”阿尔比努斯双眼血红,这个时候如果还不知道自己从见面开始就被对方算计了的话,他也就不配当罗马边郡公爵了。

“要不我们公平一战如何?”皇甫嵩一边指挥着罗马蛮军,一边指挥着汉军,稳住大军局势的同时,一边笑着对阿尔比努斯招呼道,“试试如何,五千幻念战卒,对你们罗马鹰旗军团加上你麾下的亲卫军,赢了,我放你们离开?”

“将军?”审配这个时候已经被皇甫嵩眼花缭乱的操作折腾的有些眩晕了,然而拟真上限的审配在罗马阵营那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一惊,当即在自家本体这边招呼道。

“放心吧,只要输了,我就在原地刷新一批幻念战卒,镀膜好啊,你砍的漏气了,我可以就地充气啊。”皇甫嵩哈哈大笑道。

你们罗马根本不明白我们汉室和已经被祭天了的匈奴在这一方面花费了多少的精力啊,只可惜很多的猜想都没有受限于当年没有镀膜没有办法实现,现在好啊,你的好歹也算是我的,镀膜归老夫啦!

“……”审配直接不开口了,皇甫嵩这种家伙放出来根本就是在坑人的,不过想想也对,皇甫嵩都打算将这批镀膜版本的幻念战卒保留下来,这已经能说明很大的问题了,从某种角度讲的话,镀膜版本的幻念战卒根本杀不死?

“杀不死是吧?”审配嘴角抽搐着说道。

“哈?”皇甫嵩侧头看了一眼审配不解的询问道。

“镀膜版本的幻念战卒,是不是在本体力量没耗尽之前根本不会死亡?”审配带着些许的吃惊询问道。

“是的,但是不能跑得太远,越远传递越困难,消耗越大,所以一般放出去的幻念战卒,大都是直接分割一部分力量作为消耗,而在身边,力量是可以恢复的,而对于镀膜的幻念战卒而言,填充期内的力量就是其维持的根基。”皇甫嵩点了点头解释道。

“不敢说绝对的打不死,但一般军团要解决很困难的。”皇甫嵩平淡的解释道,“不过这种情况只有幻念战卒和本体接近的时候才能维持,可接近了的话,是个人都去揍本体去了。”

这是镀膜版本幻念战卒最大的优势,同样也是最大的劣势,只要无法完成心体幻三合一,这个短板就会一直存在,更重要的是持续性的分享力量给幻念战卒也会意味着本体的衰弱。

因而这种近战的方式,在正常基本没有意义,不过现在就很有意义了,毕竟罗马人已经快要被皇甫嵩坑死了。

“如何,可还有这个胆量?”皇甫嵩再次上线拟真阿尔比努斯,笑着对正版的罗马边郡公爵招呼道。

“哼,就算是要杀出去,我也会凭着自己。”阿尔比努斯大声的吼道,然后指挥着麾下的本部亲卫发起了攻击。

“好魄力!”皇甫嵩当场竖起一根大拇指非常佩服的说道,而后面色一愣,带着些许的嘲讽看着对面,“这是何等的有勇无谋!”

箭雨爆射而出,然而不等落到对面的幻念战卒的头上,皇甫嵩就指挥着幻念战卒幻化出弓箭对着对面射杀出来了小型的爆破箭。

一发空爆箭落地,直接炸翻了一片气浪,在草皮尘雾之中,皇甫嵩那完全等同于反派boss的嚯嚯嚯嚯的连绵笑声让罗马人非常的烦躁,这是何等让人烦躁,而又充满了嘲讽的笑声啊。

上百发的空爆箭落地,双方都近乎是贴脸在输出,威力甚至能将罗马重步兵当场炸翻在地,毕竟这种空爆箭每一发蕴含的威力都相当于一个幻念战卒二分之一的能量进行定向爆破的效果。

要没有镀膜的效果,就这一发空爆箭,幻念战卒就会因为短时间超规格输出而破灭掉了,然而有外面那层膜包着,哪怕使用了超限输出,导致内部动荡,在没有直接崩溃的情况下,也会快速修复。

更重要的是,汉室的幻念战卒本体上线,内部能量的恢复速度也在大幅的上升,以至于阿尔比努斯的亲卫队甚至打不过幻念战卒了。

“哦嚯嚯嚯~”皇甫嵩没有嘲讽的行为,也没有挑衅的行为,只是不断的狂笑,笑到对面绝望,靠着幻念战卒的爆破能力,强行推开了阿尔比努斯的战线,而身为罗马第三鹰旗军团长的卡比全程下线。

实在是没办法打,没有幻念战卒,昔兰尼加本身战斗力就一般,更何况就算是有幻念战卒,卡比见到了现在这种情况,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用啊,以至于说好的,皇甫嵩单刷大不列颠亲卫军和第三鹰旗军团,直接变成了皇甫嵩按着大不列颠亲卫在揍。

“佩林里乌斯突围!还有卡比,撤!”阿尔比努斯从皇甫嵩身上感受到了超乎想像的压力,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尤其是在隐约看着战场整体平稳未失控,而自己的主力还被压着打,阿尔比努斯就算是蠢也明白对面到底有多强。

“突不出去!”佩林里乌斯怒骂道。

身为一个破界级的武将,战斗力非常靠谱,人称罗马破界八强,然而在这种局面下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皇甫嵩虽说到现在也不知道佩林里乌斯是个破界,但并不妨碍皇甫嵩在发觉对方能打之后,调动了好多人将佩林里乌斯从阿尔比努斯的本阵切下来,然后一群幻念战卒围上去猛力的输出。

什么定向爆破啊,什么意念冲击啊,什么形态变化锁链束缚啊。

总之,区区一个破界在云气下和有着大量精锐士卒的大军团指挥刚,那根本就是在找死。

现在佩林里乌斯身上挂着八根锁链,全都是幻念战卒形态变化之后的玩意儿,又硬吃了十几个意念冲击,到现在依旧能战斗,已经说明这货战斗力非常强了。

“卡比,有没有办法解除对面!”阿尔比努斯怒斥道。

卡比默不作声,他对于幻念战卒已经彻底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花费了二十多年根本就是智障。

“向左突围!”阿尔比努斯怒吼道,已经彻底不将希望放在卡比的身上,至于蛮军,他也不抱能撤下去的希望了,能将罗马的主力撤回去,能将自己撤下去已经是极限了。

在阿尔比努斯往左侧突围的时候,皇甫嵩一副玩够了,准备收摊的蔫坏表情,原本看起来像是成功挡住了幻念战卒的重步兵战线随着皇甫嵩一个动作,陡然被轰碎。

不同于之前那种只能将重步兵炸翻在地的定向爆破,这一次皇甫嵩直接将对面的重步兵战线炸飞了。

“啧啧啧,几十个幻念战卒合并在镀膜内部形成军团天赋这个猜测果然也是正确的。”皇甫嵩看着被炸飞出去的罗马士卒啧啧称奇道,到现在皇甫嵩已经不是在战斗了,而是在实验了。

虽说一般在战场上这么干的都是找死,但是皇甫嵩已经彻底掌握了大局,只是等着将阿尔比努斯活捉,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而现在已经开始验证一些当年镀膜能力还没出现时,汉室大佬们的猜测。

“那是军团攻击?”审配看着对面断后的战线炸起一道璀璨的光辉不由得双眼一突,云气的压制效果呢?

“是的,确实是军团攻击,不过貌似最大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挺好用的,炸战线简直一炸一个准。”皇甫嵩非常满意的点头说道,哪怕是这种方式消耗大,而且有上限,但用来炸战线实在是太好用了,重步兵防御力强,直接炸飞了,看你们怎么维持防线。

“这简直是……”审配陷入了沉默,他发现一个大佬上战场和普通人上战场根本就是两个画风,皇甫嵩实际上已经赢了,甚至如果不是为了活捉对面,现在开始箭雨洗地,对面怕是已经躺了。

“皇甫嵩,我认栽,让我们就这么退去,之后我等不会在有生之年再次踏入东欧,并且罗马如果对袁家下手,我们帮你阻拦!”阿尔比努斯在右侧寄予厚望的断后防线被皇甫嵩炸飞之后,面色挣扎无比的对着皇甫嵩怒吼道。

“……”皇甫嵩搞出来的拟真体冷漠的看了一眼阿尔比努斯,“晚了,我决定将你抓回去,我知道你有什么什么杀招在手,要用就用,如果你杀不出去的话,我肯定不会放你走。”

“……”阿尔比努斯的脸色都有些扭曲,死死地盯着自家拟真体的那冷淡的神情,“一定要如此?”

“有啥招就用啥招吧,你那想用又不敢用的神色很无趣啊,我就在这里,你如果杀不出去,你就给我留在这里。”皇甫嵩冷淡的看着阿尔比努斯,对方的神情明摆着有杀招,不过无所谓了,有就有吧,有是打,没有也是打,有什么好怕的。

“混蛋!”阿尔比努斯双眼冒火的看着皇甫嵩,如果可以他完全不想动用这种力量,尤其是现在坐在皇位上的不是他,而是塞维鲁的情况下,不过现在的情况如果不用的,怕是想要杀出去都很艰难了。

“随便你骂吧,要不你杀出去,要不留下来,就这么简单。”皇甫嵩冷淡的下令道,这个时候罗马的七万蛮军已经因为皇甫嵩的指挥被汉军反围困,虽说实力还有,但被自己人挡着根本发挥不出来几分。

“你!”阿尔比努斯一咬牙,然后直接抬起了罗马短剑,“以北境之名,绝杀面前的敌人!”

阿尔比努斯双眼冒火,高举的罗马短剑绽放出璀璨的光辉,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为那苍白而又黯淡的光辉所笼罩,而同样也是这一瞬间,战场的一切全部尽数远去,而后又像是重制了战局,所有人都清楚的观看着复盘,以及之后的发展,汉军大败。

黯淡的苍白辉光消失,那像是长达数个时辰的观影化作瞬息,落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记忆之中。

罗马的反攻开始,战争已经以这个节点预演了一遍,并且以此为基础获得了通往胜利的方向,罗马蛮军,罗马鹰旗军团,以及汉军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完整的过程,这是阿尔比努斯的君主天赋,未来复写!

一种非常强大的君主天赋,一种可以大概率获得自己想要的未来,并且可以依托自身的能力将此未来真正复写到现实的能力。

“君主天赋?”皇甫嵩不仅没有因为阿尔比努斯的能力而慌张,反倒浮现了一抹笑容,“怪不得不敢用,怕塞维鲁忌惮吗?”

“忌惮与否以后再说,先将你宰了再说!”阿尔比努斯双眼泛冷,已经暴露了君主天赋,那就无所谓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反正先弄死在场这群汉军再说。

“宰了我?”皇甫嵩咂吧了两下嘴,一副像是看智障的神色,“还以为你会有什么压箱底的招数,还想看个乐子,这种算是指引系的能力吧,确实是很强,但那只是对于别人而言的,如果只有这样的话,接下来就乖乖的被我抓走吧。”

审配这个时候面色颇为难看,对方这种能力让审配可谓是头皮发麻,这种诡异的天赋,直接找出通往未来胜利的方式,实在是太违规了,而且之前在幻梦未来之中所看的那一幕已经开始发生了。

更重要的是那种幻梦未来对于汉军的士卒也造成了相当的冲击,知道自己未来一定会败,那就算是百战强军都会产生动摇,尤其是那种未来逐步的发生在现实的时候,汉军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慌什么慌,看我玩死他。”皇甫嵩未有丝毫的担心的,未来复写而已,而且还是这种看起来没有限制的未来复习,那么所谓的胜利大概也同样都只是可能之一了。

想想看荀爽的天赋,那可是有着极大的限制,尚且不能完全参透未来,这种完全没有限制的君主天赋,得了吧,骗骗别人还行了,骗皇甫嵩,说笑呢,只能说是你没有挨过韩信的痛殴。

“还能赢?”审配看着那七万蛮军如同之前在幻梦之中所见到的那般如潮水一样冲出来,当即惊声问询道。

“当然。”皇甫嵩摆了摆手说道,“你该不会以为之前所展现的幻梦是真正必然的未来吧?”

“难道不是?”审配吃惊的看着皇甫嵩。

“居然连你都被影响了,那应该是那家伙的君主天赋自带的一种强效暗示效果吧,让人都信以为真,当然得承认的一点是,按照逻辑来推演,之前那个可能是存在的,而且可能不小,前提是我依旧保持之前那种逗他玩的状态。”皇甫嵩一摊手说道。

靠着君主天赋的加持就能击败大军团主帅?靠着复写未来就能超越老夫几十年的沙场征战?我觉得我还是将你打醒比较好!

“先来个三千发的定向爆破!”皇甫嵩打了一个响指,稍微认真了一点,然后整个罗马战线的侧后方直接为气浪,尘雾所覆盖。

“再来个二十万发低输出的云气箭。”尘雾还没消散,之前防着阿尔比努斯有什么特别压箱底的技术而没有暗自等待的重弩兵直接飙射出了一面箭墙。

“我说的,如果你只有这样的底牌还是让我抓走比较好,大白天做什么梦呢,你说是吧。”阿尔比努斯的拟真体变化成皇甫嵩,一脸无奈的表情,然后一边说话,一边转化幻念战卒的形态,触手形态的幻念战卒开始死命的拖拽罗马人的脚腕。

“怎么可能?”阿尔比努斯癫狂的怒吼道。

“都说了,让你大白天不要做梦,你的君主天赋确实是映照出来了未来可执行的可能,但其本质上所映照的只是你能力范围内所能捕捉到的我的未来,或者换一句话就是,你提前拿到了正确的攻略对方的方案,但这个方案依旧也是有能力使用的下限的。”如墙一般的箭雨覆盖了过来,然而皇甫嵩还是一副喋喋不休的样子。

“不,这不可能!”阿尔比努斯在云气箭已经快要落到头顶的时候,依旧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甚至发出了悲哀的咆哮。

“你该不会觉得提前拿到了人生的攻略,就能超越那些你根本无法超越的人吧。”皇甫嵩的幻念战卒被云气箭穿透,出现像是雨丝落入水面的波纹,然而皇甫嵩的话却并没有停下,“还是醒醒吧,人与人的差距,真的不是你人生重来就能超越的。”

箭雨落地,所幸是最低输出的云气箭,否则这群人搞不好都得死在这里,然而就算是如此,第三昔兰尼加军团,依旧在这样的箭雨之中折损了数百人,没有幻念战卒的幻念系军团,真可悲。

“如何,要不要投降,你看那七万蛮子又被我的军团切成一块一块的了,有没有指挥,能不能复写未来,根本不重要,反正用不了多久就又会被我包围起来。”皇甫嵩的拟真体骑着幻念战马走了过来,然后战马消散,皇甫嵩屈身看着已经半跪的阿尔比努斯询问道。

顺带一提这个幻念战马其实是另一个士卒,不过皇甫嵩为了表现出自己比较特殊,将那个战卒踢下线,然后将对方拟态成战马,至少看起来确实是比一般的幻念战卒拽几条街。

“要不你再用一下你的君主天赋?”皇甫嵩半蹲下身子,一副温和的神情,实际上他很清楚,阿尔比努斯和卡比已经被自己彻底玩废了,前者就算还有三分的气魄,也无法再面对自己了,而后者恐怕对幻念战卒有阴影了。

击杀他们确实很容易造成矛盾,但我不击杀他们,我将他们玩的再也上不了战场,而且没残疾,那就不是我的锅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